第11章 为敌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433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

人类还真是笨拙啊,即使学会了引气入体也不过如此。

黎蹲坐在窗沿下,听着头顶传来的动静和低呼,心中不由嘲笑。

直到窗口再无声音,她才拍拍尾巴,起身离开。

此刻刚过子时不久,仍是适宜做梦的好时机,特别是那些没能占到旅店房间,不得不睡在镇子外缘那些破旧茅草屋里的考生,更容易受到噩梦的影响。

但不知为何,黎却忽然没了兴致。

就连怀中的卤牛肉,似乎都失去了往日的香味。

一个想要了解妖的方士就已经够可笑的了,更别提他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认为偏见可以通过了解与宣传来消除,这跟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不能怪他。以他贫瘠的见识,自然无法理解枢密府代表着什么。

数百年的鲜血积累,才铸就了如今的秩序,以及枢密府在人间的地位。任何越线的行为,都会被视为不可饶恕的挑战。即使是指导她的那位,面对这庞然大物也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何况是一名小小的方士?

他要是通不过也就罢了,回到乡下老家不管如何胡说,也只会被当做疯人呓语。可一旦通过考核,成为正式的方士,他还这样不知收敛的话,结局必定只有死路一条。

按道理来说,她应该高兴才是。

毕竟世间又能减少一个方士,还不用她亲自动手,这无疑是一个好结果。但意外的,她发现自己却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黎想不出答案。

明明才认识不过两天,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她曾见过许多人,听人说过许多话,惧怕、求饶、威胁、愤恨、杀意……留在她脑海中的只剩下一些模糊的情绪,至于具体说了什么,她几乎完全没有印象。可这个年轻方士的每一句话,她居然都记忆犹新,仿佛两人所谈的内容比过去数年里说过的都多。

「莫非……你也是野炊爱好者?」

第一次交流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开场,却有种莫名熟悉与怀念的感觉。

黎走到小镇边缘,摸出包着卤牛肉的布包,犹豫了下,将其扔向了悬崖底部。

她想要和枢密府为敌,就注定会成为所有方士的敌人,这样的例外还是不要再见了的好。

“我当什么在捣鬼,原来是一只狐妖啊。”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黎尾巴顿时竖了起来,她猛地回过头去,只见十步开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形。

那是一名高大的人类雄性,身高接近六尺,肩膀差不多是正常人的两倍宽,加上一身漆黑的高领袍,在隐暗的月光下形如一座小山。

如此魁梧的人,居然能毫无声息的来到自己面前?

她心中警钟顿时大作!

还有对方肩头那三道红色刺绣……她虽然不清楚枢密府官员具体的级别划分,但拥有三道横杠的方士,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吾乃霸刑天,启国南地镇守。”银色面具下再次传来了对方的声音,“你的名字是?”

“……你无需知道。”黎微微弯下身子,露出嘴角獠牙。

“别急,这只是第一个问题。”霸刑天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二个问题,你来青山镇扰乱我大启士考,目的又是什么?”

“而最后一个问题……”他顿了顿,“谁指使你来的?”

黎冷笑一声,“我就不能是自己想来?”

“妖几乎不会涉足人类领地,像野兽一样活在旷野森林里才是你们应该做的。何况士考举行地是枢密府的机密,如果没人指使,凭你也能找到这里来?”

霸刑天伸出蒲扇般的手掌,做了个虚握的姿势,“现在不回答不要紧,我可以给你思考的时间。等我抓住你,一点点掰断你的关节,扭下你的手指时,你就能一次性说个痛快了。”

狐妖凝视着霸刑天的同时,霸刑天也在审视着她。

第一天九人淘汰,第二天就暴增到了七十四人——虽说士考中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但大部分退出考生一脸惊慌不定的模样,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霸刑天依稀记得,三年前的隐没岛士考,也出现过相似的问题。不过那场考试的内容本就跟精神承压力有关,加上他那时还没法越过监考官直接插手考试,因此最后以不了了之而告终。直到这轮青山镇士考,他才陡然想起两者的联系。

令他意外的是,罪魁祸首竟是一只狐狸。

狐妖擅长魅惑与幻术,倒能合理解释考生为何各个心神不宁,可霸刑天想不通的是,为何对方只是恐吓,而没有直接动手。妖怪仇视方士再正常不过,特别是这种专程找上门来的,找到机会后理应大杀特杀才对。

他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便是对方有更深一层的目的。

而这样的目的,通常不是一般妖的脑袋能想得出的。

况且连着两次士考,都能找到其中一处考场作祟,更让霸刑天倾向于这一猜测。

狐妖的年岁看上去不大,这意味着她实力有限,最好能抓活的,再用严刑拷打来获得幕后指使者的消息,这才是稳妥之举。

“我问你,你杀过妖吗?”黎沉默许久后开口道。

“当然。”霸刑天不假思索道,“数量还不少。”

“那种跟人毫无瓜葛,甚至与世独居的妖呢?”

“有什么区别吗?我把它们碾死时,可没兴趣去询问它们的生平。”

“那么……你就不能算无辜者了。”黎深吸一口气,双脚猛地发力,向离弦之箭一般朝霸刑天扑去——

她主动发起了进攻!

既然要与枢密府为敌,那么就无可避免的要和高层方士交手,而眼前的这人,便正是高官中的一员。若能在此将其斩杀,必可有效削弱枢密府的实力。

刹那间,霸刑天感到一股滔天杀意扑面而来!

脚下的土地仿佛化作了血海,刺鼻的血腥味直冲喉咙,粘稠的像是要堵住呼吸一般。身边的花草、树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残肢断臂与散落的内脏。

寻常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别说战斗了,就连保持站立都不是一件易事。

攻击的同时发动幻术,来增强自己的胜算么?霸刑天不禁暗赞,还真是一套好招!可惜,别人或许会被尸山血海所震慑,他只会觉得热血沸腾!

双脚稳稳踩住地面,同时身子略微侧倾,他将右臂拉至极限后全力挥出,朝狐妖冲来的方向直击而去!

随着碰撞的巨响,幻象应声而碎!

漫天血光如琉璃般瓦解剥落,狐妖倒飞出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而他仅仅向后退了两步。

黎再站起来时,右手五指已有了明显变形。

“我曾在军中任职过很长一段时间,早已见惯了鲜血横流的沙场,你的招术只会让我更加兴起。”他举起双手,只见那对巨掌竟没了血色,而像是花岗之石聚成,其半透明的纹理和石头别无二致,“对付你,我只靠这双手掌就足够。”

“艮术,归申?”黎皱眉道。

“哦?你连这个都知道?”霸刑天沉下声来,“方术不得轻易外传,就连世家亦不例外。不止违反此令,还将其传授给妖……我越来越想找出你背后的那个人了。”

“你尽管试试好了!”她再次俯身冲出,不过这一回她没有选择正面强攻,而是拉出了一个之字路线。

“喝!”霸刑天大吼一声,原地摆出迎击姿势——以不变应万变,便是他最熟悉的战法!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任何诡计都不足为虑!

奔行中,狐妖居然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

何等叛逆!霸刑天不由得大怒!

他恼怒的不是区区一只妖怪,而是将方术传给妖怪的人!妖类生来就能感气,还具有无需教导亦可施展的本能术法,在天赋这一点上,妖比人更胜一筹。它们最大的劣势,在于本能术法基本固定,比如狐妖多变,善于扰乱神志,只要克制住这一点,它们便无计可施。

正因为如此,将方术教授给妖是绝对的大忌,也是全体方士的共识。现在却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背枢密府的禁令?

此人死不足惜!

尽管这般,霸刑天却毫无退避之意。天性便是天性,妖怪由于本能术法的缘故,想要施展其他方术原本就大打折扣,而他已看清,那张符分明是乾符。即使不清楚具体的笔画,但狐妖属「坎」,和「乾」已差了一个「巽」位,就算能成功激发,效果只怕也极其有限。

更何况她已废了一只手,单靠符箓引导的二重术,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在穿过一片草丛时,黎尾巴一扫,将一大片杂物甩向了他。

这是什么伎俩?

只有幼童打架,才会用上此种可笑手段。

就算飞来的是数十把匕首,被艮术归申—不动明神附体的他也丝毫无需躲避。

霸刑天张开双臂,朝黎抓去——这一次,他决定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折断掉。

就在一片碎石杂草飞溅中,他看到了对方紧闭的双眼。

以及几只被一同扫过来的萤火虫。

“乾术,为寅!月耀光!”

刹那间,一道皎洁的白光在两人中绽开,填满了霸刑天的全部视野!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