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演化之路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296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不太行,只能说勉强可以用来引动术法。”黎摇摇头。

“但他确实安静下来了啊。”

“犬妖对坎术的抵抗能力本就很低,如果是我来制符,他此刻应该已经呼呼大睡了。”狐妖抖了抖耳朵道。

好吧……看来照猫画虎临摹出来的符印和失败品无异。符箓最大的问题便在于此,好比一个草书字在某些人眼里美妙无比,而在另一些人眼中却如同鸡爪所刨。若按照黎的想法对静心符进行改进,换做另一个持有其他观点的方士恐怕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别的符箓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夏凡至少能理解上面图案的意思——比如拂柳术,上面三条倾斜的线条代表着飘动的柳条,而下方几道横着的曲线应该就是荡开的湖水波纹了。尽管有点抽象,但这是千百年精炼后的成果,再简化容易和其他符箓混淆,而更精确的绘制又浪费笔墨,效果提升得也不明显。

正因为能理解,所以在洛悠儿手中发挥的作用,要比静心符大得多。

离术初明则十有八九从篝火演变而来,震术流光看上去像是倒映在水中的闪电。

唯独那张紫色的荧光符,他完全无法把上面如同斑点的符印与任何现实之物联系在一起——如果说坎术静心还有迹可循,那么这个就有点像是扭曲涂抹过的乱码了。

也不知道这幅诡异的图案是什么人想出来的。

显然,除开最后一张咒符,这些符箓的发展过程像极了文字。

它随着人们对术法认知逐渐深入而逐渐演化,只不过更加私密一些。

文字需要用来交流,而术法心得却不必。

——最关键的是,它既非天定,亦不是神明所赐。

夏凡心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思路。

他展开一张筹纸,开始绘制起符箓来。

想要令它是“符”而不是“涂鸦”,就得在心中构想出术法的效果,并将气注入笔上。至于是用墨水还是用朱砂,差异倒是微乎其微。他也听师父说过,一些方士喜欢用自己的血来制符,施展的术也会更强一些。对于这种自残行为,他还是敬谢不敏。

“唔?”山晖从地上爬起来,“我刚才怎么了?突然觉得地上好暖和。”

“嘘。”黎比了小声的手势,“夏凡正在研究方术,你去院子外面溜达吧。”

“大人……是在绘制新符吗?”柴犬晃动着尾巴道,“这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事吧?”

“原来你也知道。”

“我曾见巫女大人做过。她把自己关在寺院里折腾了快一周,最后还是没能成功。”

“确实没那么容易。”黎望着奋笔疾书的夏凡,眼中带着莹莹笑意。赌符就跟赌石一样,人脑海中的念头五花八门,谁也不知道哪一种会起效,而提炼至今的基础符箓,已经历了万千方士的检验。“不过如果是夏凡的话,应该不会徒劳无功,毕竟他脑袋里的思路,和正常人都不太一样。我估计花个几天的时间,应该能……。

刚说到这里,她便见夏凡抬起了手。

当那道符印化作青烟时,一条紫色的电光赫然出现在他面前!看上去像是流光术,但无论是光弧的粗度,还是紫光的长度,都比之前的震术有了明显改变。

这道扭曲的电弧一直蔓延至院墙边缘才消失,同时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轻微的腥臭味。

他才画了几张符,这就成了?

黎愣在原地眨了眨眼,尽管猜到夏凡会比一般人快,但没想到能快到这种程度。

“果然,符箓的表达并不限于自然描述。”夏凡放下笔,长出了一口气。

“你都画了些什么?”作为山庄里术法知识最为全面的人,黎不由得好奇心大增,她走到长桌前,拿起其中一张草图。

然后她看到了一幅天书:几条横平竖直的线段构成了符箓的整体框架,有的直线连接着一段波浪曲线,有的直线则与小方块相连。它们的排布似乎遵循着一定的逻辑,但整体来看却让人一头雾水。

黎立刻意识到,此符箓和任何一种基础震术符文都毫无联系,纯粹是一类新的符印!

改进就已经足够困难了,更何况是完全自创?

若仅仅是换汤不换药也就罢了,毕竟一些方士会通过一一对应的方法,将咒符的笔画换成自己才知晓的图案,以此来增强保密性,但该做法会相应削弱术法的威力。

而刚才的闪电表明,这种全新的构架并不以损失威力作为代价,它本质上是一种更好的表达方式!

只是黎实在没办法把这些方方正正的东西和一闪即逝的弧光联系在一起。

“一个简单的升压电路而已。”

夏凡笑了笑,没有作太多解释,因为这玩意不从头说起,任谁都很难理解那些线条和方块所代表的含义。

毫无疑问,这张符箓目前跟铜丝坠一样,只对他一个人有效。但前者可行的意义要深远得多——它意味着通过「规范」来减少思想上的差异是可行的。

不同人手中代表通路的线段画得是长是短,代表阻值的方块画得是大是小,都不会影响另一个人阅读此符的效果。即使过上数十乃至上百年,符印中新增了什么部分,改变了哪些路线,后人亦可一目了然。

当这种规范有朝一日能够传播开来,大家都按照这一思路来改进术法时,哪怕是丰国方士所绘制的符箓,启国方士也能取之即用。

更重要的是,心性或许将不会再成为跨门类研究方术的阻碍。一个完全无法施展震术的巽属方士,在学习掌握这套规则后也有可能提出对震术具有极大启发意义的建议。

事实上跨学科出成果这种事情在科学史比比皆是,在一项研究中获得的灵感往往能运用于其他项目,这就是框架的意义。

当然,夏凡清楚这套框架仍停留在“象征”层面,而且除开震术外,他一时半会也对其他术法、特别是坎术和乾术这样的方术没有太多头绪,但树立起一个框架的模板后,谁敢肯定以后不会有模仿者跟上?

即使很久以后这套符箓表达方式被淘汰,那也说明人们对术法认知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作为先导者,他并不会为此感到遗憾。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