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夜行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504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把五人都处理完后,一上午时间也基本耗费得七七八八。

黄衫男提到的状况,正一点点变成现实——为了争夺继续留在青山镇的机会,考生之间开始互相攻击,这一情况甚至出现在了旅店和茶楼门口。

如果不是规则中有一条是“禁止干涉村民的日常生活”,夏凡怀疑这群人会把店内都当做争斗之地。

“还好他们不会在茶楼里闹起来,”魏无双心有余悸道,“看来考官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未必如此。”夏凡摇摇头。

“夏兄何出此言?”他讶异的问,“考试规则里明确考生不得——”

“不得干涉村民生活,但没有规定不准把旅店和茶楼砸了。”

“这个……”魏无双一时难以转过弯来。

“想想看,”夏凡压低声音,“如果你在外面旅店闹事,砸坏一两张桌椅,店家会怎么办?”

“只要赔钱就行,除非钱不够——”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愣住了。

“没错。”夏凡微微扬起嘴角,“若能赔钱到位,店家估计巴不得你把所有旧桌子都砸个遍,官府也不会处理这种小事。换到青山镇里,则相当于闹事不算违规,只有没钱赔偿才算违规。”

魏无双半晌说不出话来。

夏凡也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他知道以对方的见识,一定能想到这意味着什么。

现在之所以没人动手,原因无非有两个。

一是大家暂时还没觉察到这一点,二是手中的钱还不够多。

现在意识不到,不代表之后几天仍没人意识到;同样的,现在钱不够多,不代表接下去几天也会如此。随着不断有考生被淘汰,那些钱银也会逐渐集中起来,直至形成“巨头”,这种趋势几乎是必然的。

到最后一两天,只怕留下来的考生中会存有大量钱银,即使砸碎几张桌子,或是旅店的房门床铺,也能赔偿得起。

面对必定不够的灵火,从其他考生手中获取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届时会发生什么,夏凡闭上眼都能想象出来——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茶楼还是在旅店房间中,整个青山镇都会变成狩猎场。可以说谁能聚集起更多钱银,谁就能彻底占据主动。

魏无双的脸色都变了。

这样的局势发展对他而言,显然是最糟糕的一种。

或者说,对每个考生都是最糟糕的一种。

信任与合作将不复存在,甚至那些临时凑起来的团伙,都要时刻提防来自内部的袭击——毕竟考官要的是装满灵火的罐子,而不会在乎罐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向夏凡拱拱手后,同乡一脸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他则在茶楼二层找了个靠边的桌坐下,点了份吃的,一边吃一边观望起旅店那头的情况来。

到这一刻,士考的核心内容似乎已经浮出水面。

只是夏凡心中仍存有不少疑虑。

不管从哪方面看,这个规则都对世家弟子太有利了点。比起临时拉帮结派的团伙,他们内部无疑要稳定得多,更有甚者说不定在考试前就已经确定好了名额分配,只需一小部分人专心陪考,就能令整体获得最大利益。

虽说人脉和家世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但如此一来,选拔出来的方士也都会带着世家背景,启国王室应该不会期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才是。

当然,士考的政治目的并不是他现在需要思考的东西——无论上面如何考量都跟他无关,他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拿到一瓶灵火,以确保合格资格。

……

午夜子时,外面已夜深人静。

夏凡中断引气修行,微微叹了口气。都这个点了,狐妖还不出现,十有八九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她不会再来了。

带着一丝遗憾,他开始准备今晚的正事。士考允许带两套衣服,除开一套是常见的罩袍外,另一套则是他亲手制作的夜行服。和这个时代流行的宽松服饰不同,后者完全遵循了简洁易用原则,没有纽扣,袖、身、帽一体,腕部、肘部和胸口皆缝有一层牛皮,以提高耐用性。

衣服也不是纯黑色,而是藏青面料——从理论上来说,最适合融于夜幕的颜色是深紫色,但限于染料水平,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不那么罕见的深蓝色。至于黑色……它看上去最像黑夜,可一旦在有光的地方,一团移动的“阴影”很容易引起注意,隐藏效果甚至不如灰色。

深吸一口气,夏凡从窗口翻出,贴着墙壁朝二楼爬去。

和光滑的混凝土墙壁不同,木质房屋的外缘有许多突出的楔头,天然就适合攀爬,即使像他这样的半吊子,也能轻松爬个好几层。

他之前花了一下午时间,都在观察世家弟子的住所与动向,最终选定了一间离自己住处最近的屋子作为行动目标。

如今灵火采集地被斐家、洛家、卫家轮流霸占着,能确切得到灵火的,也只有这三家人了。

而夏凡的计划,正是从他们手中偷取到一瓶灵火之源!

虽然不清楚里面住着谁,但身穿洛家蓝袍的人曾多次出入过此间房屋,并且个个高度警惕,进门前还会左右张望一番。考虑到世家弟子也有可能受到袭击,夏凡推测对方的应对措施应该是将灵火收集起来集中看管,而非交给个人携带。

同时他还注意到,这间房屋外的走廊一共连接着六间屋子,其中四间都被洛家人租下。若有人想正面突破,只要一声招呼,洛家就能迅速挤占走廊,形成一道难以攻克的防线。

世家连考试内容都不一定清楚,更不可能提前知晓青山镇的布置,这无疑是他们自己根据现场情况想出来的。

占据旅店高处一角,相互照应、易守难攻,不得不说,世家弟子的思路确实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老道。

不过夏凡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硬碰硬。

他一点点移动至房屋窗口边缘,单手解开腰间布带,将其环绕在挑出的屋檐横梁上,令自己固定在半空,同时取出一根发簪,从边角位置刺破窗纸,轻轻探入屋内。

这根特殊的发簪前细后粗,内部中空,透过它能勉强看到屋子里的情况。夏凡扫视一周,发现洛家还专门安排了两人守夜,这进一步确认了他的猜测。

事不宜迟,他拿出药包,将一份混合草药填入发簪中,接着用火折点燃,小心翼翼的向内吹气。

这份由曼陀罗花、生草乌、夜牡丹、幻菇和冬蕨制成的草药,正是他师父的得意之作,号称千金难买,绝不可轻易外传。当它们被点燃时,冒出的烟雾轻柔而淡雅,无色无味,闻者只会觉得无比安详,有镇痛宁神之效。若是闻得久了,便会不自觉陷入昏睡,不到天亮不会醒来,其催眠效果远比黑市中那些蒙汗药、百步倒要好。

夏凡也亲自测试过几次,事实证明,这大概是他师父少数几件没有吹嘘的事——哪怕是方士,也很难察觉到它的存在,连师父被他药晕之前,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事后还连道睡得真香。

这也是他此次计划的最大依仗。若没有此物,他断不敢在第一天就将银钱花得七七八八。

事实上,夏凡的药包中只有一小撮药材跟方术有关,其中大部分都是伤药、迷药和解药——跟了师父十来年,方术知识没学多少,各种江湖伎俩和阴人的功夫他倒是略有小成。

由此可见,少刚正面,活着才有输出放在哪儿都是不二的真理。

吹了约莫半个小时,屋内已听不到任何响动。

洛家虽然有安排人守夜,但终归都是十来岁的孩子,要求他们精神高度集中的守在门口好几个小时本就不现实。夏凡没有点燃迷香之前,两人就已经瞌睡连天,迷香不过是稍稍推了他们一把而已。

夏凡轻车熟路的挑开窗销,用一块湿布捂住口鼻,翻身进入屋内。

这间厢房比他租住的要大上许多,且用纱帘隔出了内外两房,外面的算是客厅,靠里的那间才是卧室。

他拨开纱帘,轻手轻脚的搜寻一圈,很快便发现了此行的目标。

正如他所料,洛家将采集到的灵火全部收集到了此处,而且非常没有创意的藏在了床底。就着外房昏黄的烛光,他能看到床底至少塞着二十来个瓷瓶,每一个瓶口上都系着一根细绳。

这大概就是洛家最后的防御手段了吧?

尽管看不清这些绳子连着何处,但十有八九只要一动瓶子,就会触发绳子连着的机关。夏凡猜测那端估计是铃铛之类的玩意,可以第一时间提醒洛家人卧室遭到入侵。

当然这一点儿也难不倒他,毕竟学过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从床单一角割下两缕布条,就地取材卷成绳状,再根据力的平行四边形法则,将两根布条分开绑在细绳与床架之间,使其合力方向与绳子一致。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夏凡才切断细绳。

失去束缚的绳子微微向后缩了缩,但很快被绷紧的布条拉扯住,维持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至此,取出瓷瓶已再无阻碍。

确认完瓶子里装的确实是灵火之源后,夏凡将其绑在背后,原路退回至窗边,再次沿墙返回了自己的小屋。

直到双脚落地的一刻,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整个过程竟意外的顺利,从出发到得手,前后也不过一个多小时而已。

“对于方士擅长干偷鸡摸狗这种事,我该说意外呢,还是理所当然?”

然而下一刻,一个声音猝不及防的从背后传来,惊出了他一身冷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