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口径即正义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501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来了!”

黎低吼一声,压低身子,顶着雨水猛然加速。

迎面扑来的水滴变得势大力沉,配上呼啸的海风几乎刮得夏凡睁不开眼来。

黑雾细枝齐刷刷落在黎的身后,溅起了一簇簇三四米高的水柱!

避开此轮打击后,黎立刻放慢速度,恢复到之前的快跑当中——从高空投射下来的邪祟显然不具备追踪能力,忽快忽慢的跑速很容易让魔把握不到最佳的攻击距离。

但投射完之后,这些不受火光制约的魅将成为更棘手的敌人。

夏凡看到黑暗中仿佛有一片林立的身影站了起来。

“跳!”他大喊道。

黎应声而起。

就在狐妖四肢离地的那一刻,夏凡向后方丢出铜丝坠。一股粗壮的电流从他指尖迸射而出,直入黑影所站立的地面。

而此时的堆场上到处都是一片片水洼。

电流瞬间沿着凹凸不平的石板扩散开来,虽然大部分能量都直接被导入地底,但溢出来的这点电能已足够令魅溃散。

它们极高的移动速度更方便合围猎物,但也更容易聚集成团,然后被一道流光术带走。

黎越过一片水洼,绕入了钟塔之后。

魔自然不会在意目标前方是否有障碍物,新一轮的远程打击将整个钟塔也涵盖在内。

木制的塔楼经不起如此猛烈的攻击,被邪祟轮番撞击后,它从中部断成两截,巨大的铜钟也随垮塌的上半部分建筑轰然落在了堆场内。

“就是现在!”夏凡精神一振道。

黎转头叼起铜钟,转头跑向堆场旁的仓库。

……

“少爷,他们往这边过来了。”千知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探头报告道。

“那你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吗?”方先道问。

“唔……”千知露出沉思的表情。

“你不会忘了吧!”

小姑娘伸出双手,拧紧已经彻底湿透的符箓,“不,千知想起来了,千知要用全部的气,来造一座大冰雕。”

“你记得就好,”方先道松了口气。那两道符便是用来强化活死人的记忆所用,看似是贴在帽子内侧,实际已经插进了脑袋里。虽说方家人有先见之明,选用了耐湿耐脏的绸布来制作符箓,但雨下得这么大,仍会对活死人造成一定的影响。“等等……”不过这口气没松多久,他便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夏凡跟你说的就是这个?”

造一座冰雕——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吧!

那跟除魔有任何关系吗?

“少爷,你猜不出他要做什么吗?”千知问。

“怎么会!”方先道连忙改口,“我只是怕你遗漏了什么关键。”

“哦。”小姑娘继续朝堆场看去。

他揉了揉略有些胀痛的额头,除开千知外,夏凡还让他也帮一个忙,那就是确保仓库中的盐混入到周围积水之中。按对方的说法,这个堆场主要是为内河码头而建,作为盐城的大宗商品,有不少待搬运上船的盐就存储在堆场旁的仓库里。坎术除了制造幻觉以外,也有引水之效,而他方先道正是坎属之人,理应不难办到这一点。

不过事实是,他连方术都没有施展,就已经达到了夏凡想要的效果——早在安佑郎化魔后的第一波攻击中,就将堆场边的房屋砸了个稀碎,其中这间仓库也包括在内。大量雨水顺着塌陷的房顶淌入屋子中,将堆放的盐垛冲刷得七七八八。

只是方先道始终不明白,夏凡要这盐水又有何用。

连他都想不明白,何况是千知?

但不管如何,夏凡已离他们不远,不管对方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他马上就能知晓答案!

“千知,动手!”

隔着十余丈,夏凡大喊出声。

在密布的大雨中,他的声音几乎难以耳闻,不过当黎吼着重复喊出这一句后,小姑娘立刻行动起来。

她并不清楚对方为何要对冰雕形状提出如此古怪的要求,她也不想去深究——千知只知道两件事:一是这样做对少爷有帮助;二是她善于此事。

“超级结冰————————术!”

随着她将体内的气倾斜而出,一道由冰构成的双轨之桥拔地而起,对着天空延伸而去!

除了形状外,夏凡只提了三点要求。

越光滑越好!

越坚固越好!

以及——越长越好!

等到黎赶到仓库位置时,这座“冰雕”已经长出去了近十丈,并且后方不断凝聚的冰晶仍将它推向更高的位置。

从远处眺望,它就宛若一弯离地而起的月牙,下方矗立着一根根支柱,而它翘起的端头正指向半空中的魔!

踏、踏、踏!

黎丝毫不减速,拐出一个小弯后纵身越过两人头顶,牙齿一送,将铜钟精准的送至冰桥起点。

夏凡跳下后,她继续朝着堆场另一边奔行,将魔的注意力聚集在自己身上。

“千知的气……快要耗尽了。”小姑娘的声音变得虚弱起来。

“辛苦了,这已足够。”夏凡将手搭在冰轨一端,“来完成你擅长的最后一步吧——”

千知朝钟伸出手,“结……冰!”

一块冰柱陡然从地面冲出,撞在了钟的末端。随着一声清脆的嗡鸣,获得初速度的铜钟顿时顺着轨道向前滑动——这也是整个阻击计划的最后一块拼图。几乎是同时,夏凡发动了震术。

同样是最擅长的术法,同样是倾尽所有气力。

但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没错——此术缺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

经过多次改良与施展后,它已然成了一个全新的术法,这是夏凡用自己的理解与感悟所铸,理应被刻上属于他个人的印记。

“震术归辰——口径即正义!”

涌动的气回应了他的所思所想。

刹那间,稳定而澎湃的电流沿着冰轨穿越铜钟,像一只无形的举手一般将它猛地推了出去!

电流带来的高温令钟壁变得红炙透亮,宛若一颗从地面升起的新星!

这巨大的热量也令冰轨极速气化,但大量的蒸汽又阻隔了热量的进一步扩散,反倒使轨道短时间内屹立不倒。

尽管坚冰无法抵御高温,可弹头的速度始终比消融更快一步——毫无疑问,这条冰轨是一次性造物,而在夏凡的计划里,也只需要它生效一次!

粗糙的钟体、沉甸甸的重量,以及不够规整的造型,都注定了它难以像专用弹丸那样被加速到几倍音速以上,甚至夏凡能用肉眼捕捉到它一路攀升的轨迹。但它要面对的目标,也并非什么坚不可摧的城墙。

就在震术的激荡之间,铜钟由慢到快花费数秒时间爬完整段冰轨,拖着一团团翻腾的蒸汽,劈开密布的雨幕,一头扎进了魔的体内。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