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世界岛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246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正好公主此刻就在枢密府内。

跟她打完招呼后,夏凡直接找来一辆马车停在牢房口,让黎带着对方爬进车厢,然后盖上窗帘,一路驶向凤阳山庄。

靠着黎的静心术,精灵上车不久便进入了昏睡状态,等抵达山庄后,她的精神状态相较之前也稳定了许多,中间还试图用手势来交流。可惜除了能看懂她从海上来的意思外,其他手势都只能停留在瞎猜阶段。

“怎么样?有任何进展吗?”待到傍晚时分,宁婉君也回到了山庄,她第一件事便是来到夏凡的偏院查看情况。

夏凡摊手摇了摇头,“具体情况一概不知,只能从她的状态分析一二。首先,她绝非第一次接触人类,虽然之前受到了惊吓,但后来都在一直努力沟通。黎用坎术感知不到她的敌意。其次,她应该受过教育,喏——”他将一卷纸递到工具面前,“这是她在用语言交流无果后,试着转用图案表达时所画下的东西。”

这点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远比识文断字更难——它要求表达方有着更高层次的思维能力,在基础教育尚未普及的年代,光一点就超越了九成以上的普通人。

公主认真端详了一遍,白纸上画着波涛、一团缠起来的海藻,以及一本书册。

“看起来没什么联系。”宁婉君思索片刻后决定放弃,“你见过搭载她来的那艘小船没?”

“没有。船怎么了?”

“那玩意……有些古怪。”公主摸了摸泛起疙瘩的手臂,“它没有帆,也没有浆,天知道是怎么飘到金霞的。而且……靠近了看,感觉船像活的一样。”

“活的?”夏凡一愣,用船来跨海再正常不过,因此他压根就没关注过这点。

“总之我已经派人将船看管起来,明天你一看便知。”宁婉君望向精灵女子,“至于她说的话……京畿枢密府里倒有人通晓多门语言,或许可以询问一番。”

“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夏凡,金霞机造局的地点已经定了,你之前提的流水线想法挺有意思,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就在这时,墨云也推开院门走了进来,“我想早点将机关兽的制造推上日程。哦?殿下也在这里啊。”

精灵张开口再次说起话来。

令夏凡和宁婉君惊讶的是,墨云几乎不假思索的便答了回去。

对方面露喜色,立刻又跟上两句。

而墨云竟还都接上了。

“等等,你会说番语?”宁婉君大为意外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莱坦语吧。”墨云将刘海捋至耳后,“也算是海外比较主流的语言了。”

“为什么你会这个?”夏凡不由得有些好奇。

“工部研究铸炮的那些人里就有一个从西极之地而来、最终定居大启的工匠,我为了摸清楚炮和机关兽的契合程度,顺带跟他学习了下。”

顺带学下就能与人交流了?夏凡突然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那她刚才都说了啥?”宁婉君问。

“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吗?”墨云淡然自若道,“她的名字,叫艾梨.月光.波罗。”

……

有了墨云的居中翻译,交流情况顿时好转起来。

据艾梨称,她来自于一个叫世界岛的地方,本来生活无忧,直到数年前遭到外敌入侵。不想沦为奴隶、失去自由的世界岛人四散而逃,乘坐树舟前往其他大陆避难。

而在她的族人里,有一个人曾到访过西方大陆,称那里富饶繁盛、行业发达,无论是求财还是求权,都不乏一步登天的机会。最终他回到世界岛后写下一本游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部记录下来。艾梨就恰好读过这本书。

因此当树舟靠近这位族人提到过的海域时,她独自操纵一叶小船一路向西,想亲自看一看书中所描述的是否跟现实一样。结果没料到一靠岸就被人盯上,五花大绑后送进了监牢。

“她说的西方大陆,应该指的就是我们这儿了。”墨云翻译完还补充了两句,“我虽然没有听闻过世界岛的消息,但她如果所的没错,这片土地应该在比东海更靠东边的地方,差不多夹在我们与西极之地的中间。”

夏凡眨了眨眼,“能帮我问下,这位艾梨姑娘的族人……叫什么名字吗?”

墨云交谈片刻后回答道,“她说不知道。这书好像是准备拿去卖的,但销量极差,那位族人在失望之余,销毁了绝大部分书册,只留下一本供后辈阅读。尽管他将这些心路历程写在了卷首寄语里,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唯独抹去了自己的名字。”

不知为何,夏凡心中冒出了一股怅然之情。

“她说的那个国度,应该指的永朝吧?”宁婉君轻声道,“有关那个时代的记录留存不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永王在位时妖是可以行走在大街之上的。”

“我想也是。”夏凡总算知道为什么在监狱时,对方表达的情绪里委屈会多于愤慨了。因为书中的描写而对这片大陆充满希望与期待,结果一下船就被关进地牢,差点性命不保,大概任谁都会感到难以接受吧。

“不过外敌入侵又是怎么回事?”

“我问问。”墨云开始转译的速度还有些偏慢,但熟悉之后逐渐已能做到对方说一句她翻译一句的速度,“艾梨说敌人来自海的另一边,他们觊觎树灵的力量,想要将世界岛整个吞并。这不是两边的第一次战争,冲突断断续续延续过上百年,双方各有胜败。只不过这一次……敌人特别强大。”

“他们的战船几乎堆满了海天线,连绵的炮火让天空仿佛下起了火雨。不光如此,他们的术法部队比以往要可怕得多,就好像真如敌人所说,神明在庇佑着他们一般。这一次世界岛人没能坚持到最后,抵抗者一败涂地。”

“这一切就像我的族人在卷首里所说的那样,”艾梨低声喃喃道,“我们太过依靠树灵的力量,从而封闭了向外张望的目光。总有一天,这种短视会遭来报应,当外面的毁灭者撕开树灵的保护时,我们将会被世界抛弃。”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