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可取代的证明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446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没想到你居然会帮我说话。”见方先道走近,洛轻轻跳下长桌。

“这很奇怪吗?之前独占灵火地,不也是世家间相互帮助才实现的?”方先道摇了摇扇子,“虽然仅占一天这规矩,我方家并没有参与讨论就是了。”

一旁的青年男子,也就是洛家大师兄洛风卿忍不住皱眉,“此事并非坐在桌上充分协商而来,当时的发起者为斐念,且不巧没有方家子弟在场,只能说事急从权。何况散门人数众多,一天我认为是个合理的规定,否则他们真闹起来——”

“行了,我不是来听你说教的。”方先道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即便是大荒煞夜,洛家也不会就此作罢,乖乖撤离青山镇吧?”

他问的是洛家,目光却压根没有放在大师兄身上,而是直望向洛轻轻。

后者点了点头,“如果是百年前的那场煞夜,洛家当然是避之不及,但它已经来来回回释放过多次,启国境内也没听说过有煞夜肆虐的传闻,因此它到底还有多少威力,我想亲眼见识下。”

“果然如我所料。”方先道轻笑一声,“而你们的法子,应该就是利用青山镇下方的那些井道吧?入口狭小,内部却纵横交错,易守难攻,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

洛风卿在对方提到井道时就已神色紧张,等最后一句话出来,他几乎是立刻接道,“可惜什么?”

“可惜最好的地方已被我方家占用了。”方先道咧开嘴角。

洛风卿不由得一愣。

“不然你以为,斐家和洛家占着灵火地的那两天,我们在做什么?”他把玩着手中的扇子道,“卜算虽然不能准确断言事件详情,但提示危险和寻找躲避地却不难做到。采集灵火这事让你们抢了头筹,这次总该轮到方家先了。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唯有抢占先机者方能逢凶化吉。”

“你……”洛悠儿急道,“你说这些就是为了来故意气我们的吗?”

“一点回礼罢了。”方先道微微一笑,“另外如果我是洛家天才的话,就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所有众人。大荒煞夜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对我们而言依旧危险万分,如果仓皇逃窜的考生可以吸引一部分邪祟的注意,岂不是能相应缓解下自身的压力?还是说,你就那么急着想淘汰对手?”

不等众人回嘴,他便朝洛轻轻拱拱手,转身朝人群外走去。

“那么……两天后再见了,希望那时候你还安然无恙。”

“这家伙,着实可恶!”洛长天愤愤道。

“可恶归可恶,但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洛风卿则一脸责怪的看向洛轻轻,“我不明白你为何执意要把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公之于众。此举除了把洛家推到风口浪尖上以外,实在是百害而无一利。轻轻,不是我想用师兄身份压你,只是你这两天着实有些反常——之前带着女弟子堵旅店大堂,接着又拉走一批人上山,从头到尾都没有跟我解释过理由。你难道不相信我?”

洛悠儿缩了缩身子,“呃……那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

“我没问你。”大师兄瞪了洛悠儿一眼,继续说道,“如今方家比我们抢先一步,井道中堪用的地方本身就少,被他们这一占,我们还能留下几个人都不好说,整个计划基本得重来。何况还有斐家——他们对大荒煞夜就算知晓得没我们多,也不至于一无所知。你公布出来无异等于提前提醒斐家做好准备,给自己增加竞争压力。”

他顿了顿,语气又严厉了几分,“师妹,我不是不允许你有秘密,但你不应该将个人的利益凌驾于洛家之上。如果你不希望我将此事报告给师父与族长大人,现在就把这两天所行之事的缘由和想法都交代清楚!”

“告诉你,你就不跟师父说了吗?”洛轻轻反问。

“……我得视情况严重程度而定。”洛风卿沉声道。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此次考试的本质,或者说……监考官想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她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采集灵火吗?只要地方选得合适,普通人都能做到。而我们干了什么?利用人多的优势将散门排除在外,内部则商定分配结果,确保一部分弟子能通过士考。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洛风卿理所当然道,“强化自身优势,掩盖自身劣势,用强处击对方弱处,方能百战不殆,师父一直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洛悠儿和洛长天也跟着点了点头。

“没问题,可跟「方士」本身没什么关系。”洛轻轻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仅是如此的话,江湖门派比我们只强不差。想想看,如果是坞帮或地痞豪强加入了此次考试,他们能否通过士考?论人数,他们更多;论手段……”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略有些恼怒道,“方术也不一定占优。真打起来,输的说不定会是我们。”

洛风卿摇摇头,“那些人连气都感受不到,根本没资格参加士考,你何必要做这种自降身份的假设?”

“只是举个例子,方士之所以是方士,是因为他们能做到寻常人做不到的事。枢密府需要的是方士,而非靠人数取胜的黑帮。”洛轻轻坦然道,“现在我知道了,我们的独一无二之处,或者说此次考试的本质。”

“对抗……邪祟?”洛悠儿试探的问。

“不止。还记得我说过,枢密府的职责是什么吗?是维持这世道的秩序。”她将视线移向广场中慌乱的人群,“如果这不是一场考试……枢密府的方士该怎么做?”

“唔,先通知当地官府,遣散民众,然后阻挡大荒煞夜的蔓延?”

洛长天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会儿,突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莫非,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认为采集灵火只是一个明面上的幌子,考试的核心是在这里的人才对——所有参与者都在进行一次邪祟事件的推演,不过扮演民众的,不是当地居民,而是考生自己。”洛轻轻迎着夏末的晨风,柔声说道。

看似波澜不惊的话语,却如一声惊雷般在洛家子弟心中炸开。

“畏惧风险、害怕直面邪祟的考生,由我们来提醒与疏散;对于即将到来的煞夜,由我们来抵挡。无论处境有多么艰巨,维持秩序依旧是方士的首要任务。它和人数没有关系,也不分世家散门,敢于留下来的,都是我们的助力。江湖门派做不到这一点,地痞豪强也不行。”

洛轻轻挽起额前被吹乱的发梢,一字一句说,“这才是方士能做到的事情,也是我们无可取代的证明!”

“哇,”洛悠儿第一个感叹出声,“被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整个脑袋都通透了!”

“所以监考官才会选倾山阵作为考试地点……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愧是洛家新一代弟子中的天才!”

洛长天与洛棠也跟着夸赞道。

洛风卿则一时说不出话来,望着眼前这个迎风而立的女子,明明近在咫尺,他却觉得对方越来越远,甚至有种只能看到她背影的错觉。

这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记得以前洛轻轻一鸣惊人时,自己是打心底为其高兴的。

“好吧,我认同你的说法,若只是抢灵火的话,世家的优势确实大了些。”洛风卿深吸口气,“不过这和你封锁旅店大堂,以及不告知我就带人上山有什么前后联系?”

“那个请恕我无可奉告。”洛轻轻眨了眨眼。

“师妹你——”

洛风卿正准备再说些什么时,一阵急促的喊叫打乱了他的追问。

“不、不好了!”

只见一名考生跌跌撞撞的跑进广场,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大事不好,我们被困在这镇里了!”

“被困住是什么意思?”

“你别说话只说一半!到底发生了啥事?”原本就不安的人群泛起了新一轮骚动。

“我发现镇民不见后,就想到吊桥那边看看情况,没想到、没想到……桥被人砍断了!”

“你说……什么!?”

这个消息宛如一道霹雳,令在场的考生目瞪口呆。

唯有洛家子弟维持着镇定的神态。

“师姐。”

“洛轻轻。”

洛悠儿、洛长天……以及其他洛家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洛轻轻。

洛轻轻知道,接下来她无论做什么,都会得到他们的全力支持。

她掏出第三张扩音符,再次登上长桌。

“大家不要慌,离开小镇的路不止一条!在灵火地的山脊间,我们找到了两个石窟,里面存放着几樽大型木鸢,虽然有些年代了,但骨架基本完好,修补下应该能用!现在我们要做的事便是搭建放飞台,做好撤离的准备。有愿意帮我一把的,现在就跟我来!”

“跟我们来!”

“跟洛家一起!”

其他洛家子弟纷纷帮腔道。

广场上扩大的混乱得到了抑制。

尽管仍有不少人争论不休,但至少在这一刻,大家有了暂时可以跟随的目标——就像溺水者身前的稻草,不管有没有效,都会想要去试一试。

一部分人开始向青山方向移动,而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则是蓝袍双羽的洛家弟子。和三天前的情况截然不同,幽州世家此刻成了人群的领头者。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