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别无选择(求收藏 推荐票!)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687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洛轻轻思索再三,决定还是在卧房外的厢房见一见对方。

这个时候本不适合会客,更何况来者还是一名年轻男性,但她有自己的考虑——对方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甚至出于避嫌这一层理由,他都不应该出现在她方圆十步以内。可他明知道这点却依旧如此,只能说心中必有所图。

作为洛家新一代里的天才子弟,人心叵测这事她见过不少。夏凡最开始的态度不错,不代表他会始终如此。两天时间不到就变卦快是快了点,但也没有超出她的最坏打算。

万一对方态度大变,想把昨夜之事当作筹码来从她这儿换取点什么,她有必要让对方知道此举无异于痴人说梦。

并且他还得为自己肆意破坏承诺的行径付出代价。

在洛悠儿的“监视”下,夏凡端着一个瓷盆走了进来,“晚上好,幸好你还没睡。”

这是什么打招呼的方式?洛轻轻一时分不清他到底是戏谑,还是真的在问好。“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适合登门拜访的时间,你就不能明天……”

说到一半她忽然停住,因为一股诱人的食物香味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跟定力无关,而是人本能的反应——由于小镇居民的撤离,三餐供给已完全中断,洛家平时虽有多买一些食物作为储备,但那点储备粮只是用来应急,根本不够大家日常所需。考虑到还要坚持两天,洛风卿已经将这些食物集中起来,打算在最后一晚分配给留下来的人。

换句话说,她差不多已经一天未吃东西了。

忙碌的时候还好,一旦停下来,加上扑面而来的浓香,她的身体给出了最为恰当的反应。

咕噜……

洛轻轻的肚子叫唤起来。

此声一出,她积攒起来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

香味的来源,无疑是对方手中的瓷盆。

“你为什么……”

“我猜你还没有吃晚饭,就顺手多做了点。”夏凡将盆子放在桌上,揭开了盖子,“这东西适合边吃边谈,如果你觉得不错的话,可以把大家都叫过来尝尝。”

洛轻轻本想质问他此举的用意如何,不过当盖子揭开后,到嘴边的话顿时变了另一个模样。

“这是……蟹?”

“你以前吃过?”夏凡不免有些意外。

“没有,但听闻过。”洛轻轻仔细打量着盆子里棱角分明、浑身金黄的螃蟹说道,“相传永国上层曾流行吃蟹之法,北方青蟹宜捣碎拌糖,制成蟹酱;而南方湖蟹大,更适合清蒸。据我所知,有三本古籍提到过此事,不过因其形陋可怖的缘故,多只作为调料或海味佐菜,之后也并未流传开来。”

“你还是别叫洛轻轻了,干脆以后就叫洛百科吧。”夏凡小声嘀咕了句。

“你在说什么?”

“咳……我说洛家不愧是万物通识,连蟹有哪些做法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那些书里没有记载过你这样的做法。”洛轻轻兴致盎然道,“既非湖蟹,也不是青蟹,倒更像是溪边常见的小山蟹……这东西真能吃吗?”

喂喂,你耸动的喉咙可不是这么说的。

夏凡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捏起一只螃蟹放进了嘴里。

只轻轻一嚼,焦脆的外壳便应声而碎。

任谁听到那咔嚓咔嚓的声响,都能想象得出它有多么酥脆。

洛悠儿根本按捺不住,学着夏凡的样塞下一整只螃蟹,随后眼睛一亮。

“师姐,好好吃啊!”

一旦师妹开了头,洛轻轻也不好再阻止。她一边默念这是为了验证史书,绝不是为了满足个人口腹之欲,一边将手伸向了瓷盆。

当半边螃蟹送入嘴中,一股浓厚的油脂香味瞬间绽开,铺满了她的整个口腔。金黄色蟹壳碎裂后,内部的汁水倾泻而出,完全呈现出另一种口感。最后被舌头感受到的是蟹肉,在咸香冲击过后,它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清甜味,细腻的肉丝可谓入口即化,三重味觉的混合使得蟹的鲜美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师妹的说法虽然简单,却最直观表达出了她对这道菜的感受。

“这做法……莫非是油炸?”

用热油烹制的食物尽管不多见,但洛轻轻恰好吃过那么一两种——放在整个启国,也只有京畿的大店铺里才会售卖类似的餐点。然而无论是春卷还是炸条,本质上都是面食素菜,用油来烹饪螃蟹这样的活物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夏凡点赞许道,“正是。旅店后厨里的米缸虽然被搬得一干二净,不过调料却剩下些许,大概是这些东西不能饱肚,镇民才没有带走。我之前去后山时曾发现一条活溪,里面螃蟹不少,加上刚好又在厨房里找到了罐菜油,便拿来做了这个。”

岂止是不少,他用藤曼扎个篓子,轻轻松松就抓到了近百个——这个年代的螃蟹显然没有尝过恐怖直立猿的毒打,翻开块藏身的石头就成群结队往篓子里爬,以至于他没花费多少功夫就凑齐了今天的晚餐。

相较于强调原汁原味的清蒸做法,这种一巴掌可以抓好几只的小螃蟹别说蟹黄了,连肉都没有多少,也就小时候街边的流动摊贩会把它串起来炸着卖了。不过那时候受到唾弃的高油脂高热量做法,放到古代可是普通人趋之若鹜的美食,在基因的驱使下,丰厚油脂带来的满足感可谓远胜于食材本身的滋味。

至于一些现代料理的烹饪技巧,比如高温锁水、二次复炸,都只是为这道本就足够诱人的菜锦上添花罢了。

洛悠儿夸张的赞叹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不一会儿,守在大厢房中的洛家女弟子便悉数聚集过来。一天未进食的她们面对这道黄金料理毫无抵抗之力,一个接一个的成为了油炸螃蟹的俘虏。

洛轻轻惊讶的发现,短短一刻钟不到,原本还对夏凡冷眼相待的师姐师妹们,此刻已会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搭话了。

这让她心中的压力不免大增。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拿名声、清白来威胁她一事应该是自己多虑了,毕竟那件事本身就是最大筹码,无论带不带吃的都不会对彻底撕破脸有一丝助益。不过对方深夜来访显然不是为了白给她们送吃的,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要是对方趁机提出某些和缓一些的要求,比如让洛家多带上他一个度过大荒煞夜,她拒绝起来恐怕也得多花费些功夫才行。

“行了,说说你的来意吧。”洛轻轻清了清喉咙,朝夏凡正色道,“你这道油炸螃蟹确实不错,但相比洛家的利益,还是后者更为重要,相信你不会让我太过为难。”

“除非你天天做螃蟹给我们吃。”洛悠儿紧跟着补充了句。

洛轻轻二话没说,甩手便给了她一记手刀。

“哎哎……”后者委屈的抱头道,“谈判不就是讨价还价吗?我看师父他们都是这样谈的。”

“有些东西不能妥协,你给我到一边去!”

“喔……”洛悠儿叼着一根螃蟹腿,老老实实蹲到了房间角落。

夏凡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摊开双手道,“我之前就说过了,因为抓得太多,所以顺手给你带了一份,也算没有空手登门。至于我想谈的事,跟螃蟹并无太多关系。这次来主要是想告诉你,让大部分人撤离并不是最佳的选择,事实上我有更好的应对大荒煞夜的方法。”

“你?”洛轻轻疑惑的皱起眉头,她实在没想到对话会这样展开。

“没错,但那个方法需要把所有人留在青山镇——每一个考生的力量都至关重要,比起分成世家或小队去战斗,凝聚成一团更能发挥出接近众人上限的实力。”

典型的纸上谈兵之言,洛轻轻甚至不想去问他的方法是什么。十个人自然要比一个人强,但前提是如何让十人的利益一致——这也是世家子弟能够占尽先机的原因。“你说得不无道理,不过其他人未必会听你的。考生选择留下还是离开绝非洛家的意思,而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意愿,我只怕帮不了你什么。”

“我知道。我也没打算说服他们,”夏凡坦然道,“只要让他们别无选择即可。”

这份直截了当的回答令洛轻轻颇有些意外,她原以为对方是那种喜欢一厢情愿制定计划之人,但这番话似乎又意味着他不是如此。

不知为何,她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丝不安。

“你到底想和我讨论什么?”

“不是讨论,是告诉。”夏凡缓缓摇了摇头,“因为撤离计划是因洛家而起,所以我认为你应该第一个知道。”

“……”

我应该知道?

这话甚至显得有些狂妄了。

她设想过对方不知天高地厚威胁她的情景,也考虑过洛家是不是真有余力再多带上一名散门通过考试,但无论哪种想象,都不包括现在这种情况。

洛轻轻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而打破这份沉默的,是厢房外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洛家弟子慌张的喊叫。

“不好了,洛师姐,不好了!”

房门被打开,冲进来的女弟子看着一屋子嚼着螃蟹、满嘴留香的众人,不由得一愣,但很快便想起了自己的使命,目光望向洛轻轻道,“师姐,放飞台和木鸢都失火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大家不由自主的放慢了吞咽动作。

“怎么会起火的?那里应该没有什么着火点啊?”

“烧得怎么样了?负责看守的人呢?”

“有人救火吗?”

“我不清楚……我也是从远处看到火光才发现不对劲的!”报讯弟子急切道,“光从火势来看,恐怕是救不回来了!”

屋子里顿时炸了锅,只有洛轻轻纹丝不动,心中一片冰凉。

她耳边忽然响起了夏凡说过的话。

「我也没打算说服他们,只要让他们别无选择即可。」

「不是讨论,是告诉。」

带着难以置信的情绪,她缓缓望向夏凡。

而后者给予了肯定的回答,“是我放的。”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