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真正的目标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32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似乎是觉察到有情况发生,一名身穿黑袍的方士从门口探出头来。

见到守卫悉数倒下,他脸色不禁大变,伸手摸向袖间的暗袋,同时张开嘴惊呼道,“有人——”

只不过他刚开了个头,连“劫狱”二字都没说出口,便已被一枚龙鳞贯穿。

正面强攻,也是夏凡制定的劫狱策略。

伪装混入、设计周旋,未尝不能混入狱中,处理得好的话风险还可能更低,但这些都需要消耗大量时间来实现。一旦枢密府那边明悟过来,皇宫并非真正目标的话,监狱就会在片刻之间被包围。等到高品级方士过来后,成功出逃的机会无疑会变得微乎其微。

因此「速战速决」便是策略的核心。

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突破监狱防线,直抵关押颜箐的牢笼,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爆炸吸引住时,带着青剑脱身而走。此法看似莽撞,但震术本就适合进攻,加上身边还有倾听者洛轻轻的策应,对付几个驻守方士不成问题。至于那些普通守卫和狱卒,则更不可能挡住他们的脚步。

越过倒地的六品问道后,洛轻轻抢先一步,占据了排头位置。

“我负责前面,你看着后方。”

六根龙鳞在她背后依次展开,宛若漂浮的金色羽翼。

这一幕像极了青山镇士考的逢魔时刻。

“那你小心点,敌人中有三品以上的方士。”

夏凡也没有去争抢这个头阵——震术威力虽大,却不适合防守,比起攻防一体的仙术龙鳞,洛轻轻确实更适合担当队伍的箭锋。

“喵——”

走到一半时,窗外传来了滚滚的叫声。

只见猫精伸出前爪,用力向下挥了挥,“喵呜!”

而在两人面前,监牢也出现了岔道,一条继续向前延伸,一条则通向地下。

“你的意思是,颜箐被关在下面了?”夏凡问道。

“喵!”滚滚大幅摆动脑袋。

由于它没办法进入监牢探寻,因此这便是它能给出的最后指引。

洛轻轻和夏凡对视一眼,俯身朝地下阶梯走去。

下方的光线显然要昏暗许多,墙上的火把只能映亮周边小块区域,反倒显得脚下的地面更加漆黑。

没走几步,夏凡忽然听到了嘣的一声轻响,像是弓弦陡然松开的嗡鸣。

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洛轻轻已经做出了反应。

两片龙鳞一前一后猛地窜出,在半空中将射来的箭矢绞成两段,同时另外两片直插向黑黝黝的通道,速度之快宛如金色流光!

远处出来了“噗嗤”闷响。

“中了?”

“不……”洛轻轻略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龙鳞准头应该没偏,但射中的东西却像是木头。”

“能看到敌人的气吗?”夏凡转过身背朝对方,手中紧扣铜丝坠。

“刚才确实看到一股气息一闪而过,现在什么痕迹都没有,应该是躲起来了。”

能够在伸手难见五指的环境下发起先手攻击,还可以避开龙鳞的反击,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夏凡心中已有预感,这个对手十有八九便是枢密府的核心方士。除开颜箐,他见过的人里还有乾、百展、未凰、雨玲珑,其中羽衣乾似乎更倾心于近身作战,大概率可以排除在外,换而言之,对手应该是剩下这三人中的一位。

好消息是,在这样不依赖视力的场合里,洛轻轻拥有者天然的优势。她能直接“看到”由气构成的世界,任何偷袭在她眼中都无处遁形。

敌人每一次露头,都是在生死边缘的试探——他们要做的,便是等待对方露出破绽。

然而下一次袭击却迟迟未出现。

时间不等人,僵持半晌后,洛轻轻只能收回龙鳞,继续朝地牢深处前进。

……

另一边,雨玲珑蹲在隔墙后方,心中满是惊讶与不敢置信。

她看到了什么?

夏凡居然出现在枢密府监牢里!

当影子从暗处射出那一箭时,她已经从另一个角度将箭矢对准了劫狱者——这也是她惯用的招术之一,配合影子声东击西,或是双方同时发难,其变幻莫测的进攻足以令对手防不胜防。

然而借助火光看到来者模样的瞬间,雨玲珑拉弓的手又收了回来。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尽管夏凡有进行容貌上的伪装,但这点变化相比他本人的身形特征不值一提,骗骗没见过真人的守城侍卫还行,想要瞒过她的洞察绝无可能。也正因为如此,雨玲珑才觉得匪夷所思。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枢密府严密盯防的对象了?

只要被发现,必定会面临一场插翅难逃的追捕。

这种时候自然是离上元城越远越好,或者说谁都认为他们一行人已经走远,可他偏偏没有走。

不仅没走,还堂而皇之闯入了枢密府的监牢!

面对这种胆大妄为、不知好歹的举动,雨玲珑在讶异之余,心里却多了一股柔和的暖意。

夏凡来这里的目的毋庸置疑,只可能是为了救出那个人。

哪怕对方是枢密府的核心方士,哪怕所冒风险巨大,他也没有简单选择放手。

这人还真是……不可思议来着。

“喂,你在发什么呆啊!没见过我被人家扎了个对穿吗?”影子从她身后浮现,不满的嚷嚷道,“那个女人不好对付,你最好也小心点。但没想到夏凡居然会自投罗网,这正是立功的好机会,只要你把他逮到——”

“我逮到他,就没人能救得了颜箐。”雨玲珑打断对方的话道,“没人救颜箐,颜箐就会死在牢里。那岂不是说我放他走,颜箐也能活,二皇子还谁都怪不到?”

“呃……听起来有理。”影子也琢磨了下,“但此事你知我知,你这样背叛枢密府,良心不会痛吗?”

“良心是什么?”

“……”影子大概是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回答,被呛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去门口待着吧,”雨玲珑吩咐道,“如果有谁擅入监牢的话,就通知我。”

“擅入者不就在你眼前吗——”看到对方举起来的手,影子立刻改口道,“行,我去就是。那你呢?”

她微微一笑,“当然是守在这里,确保他和颜箐安然无恙的见面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