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赎师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536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赌场的路夏凡再熟悉不过,毕竟师父一消失,十有八九便是去了赌场,还有一成则是青楼。

当然去后者的概率小并非他赌性更大,而是能赢钱的时候总是占少数。

赌场的护卫也都跟夏凡熟了,问明来意后,直接将他带到了东家的房门口。

“哦?他师父刚好也在这里,让他进来吧。”

东家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得到许可的护卫让开身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什么?师父也在此处?夏凡心里微微一紧,不把欠债之人关在私牢里,反而带到东家房间中……莫非他们正在用暴力逼债?

他连忙推开房门,快步走入屋内,“住手,我把赎金都带来了——”

说到一半夏凡突然哑然。

只见赌场东家和师父面对面坐着,两人中间摆放着一盆水煮鱼,乳白的汤水上缀有点点红椒,看上去好不美味。周边还倒着几个空酒壶,从他们面前堆叠的鱼骨来看,似乎已经酒过三巡了。

这是什么情况?为何一个月不见,欠了钱的师父反倒成了赌场的座上宾?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夏凡绝不敢相信这名满面红光、气色极佳的中年大叔是自己的便宜师父——赵大海。

“住什么手,你小子喝多了?说什么胡话呐!”自家师父拍了拍脚边的凉席,“吃过晚饭没,过来先喝碗鱼汤。”

“老赵,这就是你那位放言让我们别动你,一个月后保证来赎人的弟子?呵呵……”东家笑着打量着夏凡,“我之前只是听人提起,今天总算见到了。一个月时间凑齐三十两银子,大多数人只怕早逃得远远的了,你还敢回来,光这点便已是勇气可嘉。不错,果然是少年出英雄!”

“他还不如逃得远远的。”师父往嘴里塞了口鱼肉,“徒弟,给你介绍下,这位便是经营春宵街的肖掌柜,我们以前光顾的店铺,基本都是他的产业。”

换句话说,此人不止开赌场,街上的青楼、茶馆和客栈也都是他开的?

如此一来,夏凡心中的疑惑更甚,这样的大老板为何会和自己的师父混在一起,看上去还谈笑甚欢?

“哈哈哈……其实没你想得那么复杂。”肖掌柜似乎看出了夏凡的不解,主动解释道,“赵道长确实曾欠过一笔赌款,但他也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肖某人讲究有债必偿、有恩必报,两两相抵之下,他对肖家还有恩呢。”

经过一番细说,夏凡总算弄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隔壁莲花街也开了一家青楼,名为红樱馆,和肖家的软香阁形成了竞争之势,而且一度还压得后者喘不过气来。师父则恰好会一套按摩技巧,本来只是在奔波途中用来缓解疲劳,当他提议把这些手法教给软香阁女子、并用在客人身上后,形式瞬间就逆转过来。如今红樱馆客源寥寥,而软香阁外每天都有人在等,收入自然也节节攀升,那三十两欠债比起春楼的收入根本不值一提。

听完后夏凡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这TM也行?

“怎么,你以为我穷途末路,只能等着你来救吗?”赵大海志得意满的畅盈了一杯,“我闯荡江湖数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又怎么可能被一点挫折所困住!”

“……”夏凡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设想过许多种赎人的场景,有对方痛哭流涕表示悔改的,也有硬着头皮死要面子的,却唯独没预见这样的情况。

感情不管他能不能考上方士,对师父来说都毫无影响。

让他吸取教训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那么……你士考通过了?”赵大海忽然问。

“是。”夏凡有气无力道,“本想着师父受苦受难,弟子夜不能寐,取得安置费后日夜兼程赶回这里,没想到是白忙活一场。”

“呸,你小子什么心思我还不清楚,一个月里有念及为师一次就不错了。”师父不以为然道,“不过既然你带着赎金来了,也算尽心尽意,只是以后没法再陪我行遍天下了。”

“说得您自己好像很享受流浪似的。”见他不在肖掌柜面前装模做样,夏凡也懒得再演下去,“当时饿得快要晕倒时,不是说为了一顿饭什么都愿意做么?现在我成了枢密府的方士,好歹能让你不再饿肚子。”

“此、此一时,彼一时,饿慌时的话能信吗!”对方瞪了他一眼,“去哪里上任确定了没?”

“还不知道。不过无论到哪个地方,给师父您找间住所还是没问题的。”

赵大海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不必,今后你就一个人去吧。。

夏凡怔了怔,“什么意思?”

“我自在惯了,不想在一个地方久居。退一步讲,跟你住还不如住这儿呢,吃喝玩乐样样不缺,软香阁里的姑娘巴不得我天天过去,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我可以作证,你师父说的是真话。”肖掌柜笑呵呵道。

“你……认真的?”夏凡皱起眉头。

“认真,绝对认真!”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他无奈的摇摇头,“不过任免令下来后,我会把去处告诉你。万一哪天师父后悔了,吃不饱饭了,还可以随时来找我。那么,弟子告退。”

“去吧去吧。”赵大海挥手道。

夏凡只得拱手离开了房间。

等到他走后,肖掌柜才感叹的望向赵大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的师徒。不说为人师表、稳重如山,其他人即便不是,至少也会装出那么点样子……江湖上拜把子还得烧上三炷香呢。”

“装出来的师徒情谊又有什么用?”赵大海嗤之以鼻道,“前一天还是亲密无间的同门,后一天就为一点蝇头小利背后捅刀的,我也见过不少——样子装得多了,有时候反而会麻痹自己,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这个道理,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吧。”

“哈哈哈……确实有道理。”肖掌柜将两人的酒杯满上后说道,“不过你徒弟终归考上了方士,以后就正儿八经的朝廷官,怎么说也是一件大喜事。放到别家肯定是要敲锣打鼓、披红挂彩的,怎么我觉得你好像不太在意?莫非……你认为弟子在说谎?”

“那倒不会,从他提出要去参加士考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赵大海的声音忽然沉了几分,“老实说,我并不太希望他走上这条路……成为一名枢密府方士。”

“光宗耀祖的事有什么不好?别人想走这条路都没资格呢。”

“他不一样……这小子,让我有些害怕。”

“害怕?”肖掌柜哑然失笑,“老赵,你喝多了。”

“喝多?还早着呢!你没跟他长期待过,不知道也正常,我带了他十来年,自然清楚这小子的底细。”赵大海大手一挥,似乎想一吐为快,说到一半却吞吞吐吐起来,“越是教导他,我就越能感受到自己和他的差距。你不明白那种感觉,就好像,好像——”他斟酌了半天也没能形容出来。

“我明白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他都成方士了,你不还是‘赵道长’……”

“跟这些无关!”他打断道,“我是受不来枢密府的规矩,才做这个游方修士的。我也见过不少自诩为天才的人,但那小子和他们都不一样。”

“不一样在哪?”

这一次赵大海沉默的时间更长,“你见过生而知之的人吗?”

果然喝多了,肖掌柜笑了笑,“你想说自己的弟子是?”

“我不知道。”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但如果有的话,他应该也差不离了。我捡到那小子时才三岁,这个年龄能感知到气已算是稀奇的了,世家弟子大多数都是从四、五岁开始学习感气的。可他五岁就能绘制符箓,六岁时施展出了一个完整的术,两年里掌握了别人五到六年才能学会的东西,放到大世家里也算一等一的快了。”

“还有他说引气的时候,仿佛看到了漫天星辰,那是什么鬼哦!不应该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朦胧察觉到身边多了层薄纱一样的东西么?但他确实将气引入了体内,我也只好装作本就该是这样子。”

“这个……好像是有点夸张。”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个废账本,天天在背面写写画画,后来我偶然发现,他记的一些东西比他讲出来时要早得多。”赵大海越说越快,“这等于他故意放慢了速度,以免自己看上去学得过快——一般人会做这种事情吗?从那时起我就多留了一份心眼,也发现这小子的问题越来越多。对方术不正常的痴迷,修习时极度自控,做事也井井有条,这已不是简单用天赋能概括的了。”

“那天赋高不更适合枢密府吗?”肖掌柜着实不解。

“枢密府这样地方岂是靠天赋就能顺风顺水的?以我徒弟的性子,要么折在里面,要么……会成为枢密府的一部分。”他长叹了一句,“如果是后者,天赋越高,造成的危害也就越大啊……”

枢密府……危害大?那些方士最多也就张扬跋扈一点吧,可话说回来,哪个手里有点权力的官吏不是如此?

肖掌柜发现话题越来越离谱,索性放弃了追问,“好罢,我是不太懂方士的这些门道,既然你不希望他加入枢密府,当时又为何不阻止他去参加士考?”

“这就是人心的矛盾之处。”赵大海苦笑一声,“我的天赋普普通通,一辈子的上限就止步于此,可越是普通,就越想看到真正有才能的人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我能教的东西屈指可数,能让他得到充分发展的地方,也只有枢密府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