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被保护的秘密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320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鹤儿?那个小姑娘?”

这下雨玲珑是真吃惊了。诚然对方拥有一手神奇的仙术“天下棋局”,但除此之外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别说青剑镇守了,就连普通的宫殿侍卫,都能轻易要她性命。

“鹤儿是载体,而真正的天枢使就附着在她的身上。由于这不是正常的仙术传承,因此对双方来说都是巨大的负担。鹤儿觉醒至今,感气能力几乎陷入停滞,而原本的天枢使也只能施展极为有限的术法。”颜箐缓缓说道,“若有人想对天枢使不利的话,鹤儿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二皇子站出来的原因。”

“宁千世想保护天枢使!”雨玲珑下意识接道。所以除了那五人以外,其他核心成员都以为二皇子就是七星在启国的代表人。

而乾等人则采取了默许的态度,配合二皇子演这场戏,同样是对天枢使的保护。

联想到徐国天权使的态度,她突然明白了什么。

“天权使也知道此事?”

“是,当时上元枢密府为了与天子一战,向其他枢密府发出了请求。天权使和天璇使便是当时赶过来支援的人——那一战光是羽衣就有四人。”

雨玲珑抽了抽嘴角,“你们没把上元城拆了还真是个奇迹。”

“万景楼只是开局。后续的战斗既发生在皇宫之内,也发生在城郊之外。镇守级别的方士们捉对厮杀,将上元城周围的气搅了个七零八落。”说到这里时,颜箐的语气变得有些低落,“许多人都在这场风暴中死去,甚至连尸骨都没能留下。”

这部分雨玲珑也听说过。

她知道那是严重动摇枢密府根基的一战。

但方士们没有选择。

胜利会失去很多,可失败会失去所有。

天子的突然发难宛如一把锐匕,直插进了枢密府的心口,许多往日的伙伴一夜之间变为不死不休的敌人,如果不是七星枢密府早已成立,并且暗中联系十多年,胜利绝难属于天枢使。

“在事变中,天枢使遭到羽衣袭击,身受重伤。乾只能施展秘法,将她的灵魂与鹤儿结合在一起。”颜箐接着说道,“可事实上……这不符合七星的传承规则。”

“什么意思?”

“这七位方士,乃是六国……或者说整个大陆的领头人,哪可能弱到连个普通侍卫都对付不了。一旦继承者无法承担引领之责,就应该接受剥离之术,将掌握的术法知识全部贡献出来,交接给下一位适格人。而当时的第一候选人,无疑就是乾。”

“那被剥离之后的天枢使呢?”

“当然会死。”

听到这里雨玲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听说录部地下密库里,收纳着一些枢密府积攒下来的仙术,它们没办法通过学习的方法获得,只能完整接受这些包含仙术精髓的意识。

换而言之,想要掌握仙术,都得有一个愿意为其献身的倾听者。

“宁千世不想让天枢使死去——不光是他,大家都不愿让她就此逝去。”颜箐叹气道,“天权使拗不过所有人,只能接受了这个结果。”

“原来是这个缘由……”雨玲珑喃喃说。

接下去的事情她已经能想象得到,天权使暂时接受这一做法,却不代表认可这一做法。如果是完整传承,由乾来担任新的天枢使,不光能让羽衣得到包括“天下棋局”在内的大量术法、经验与知识,还能极大增强七星的实力。

一个强大的羽衣,和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这两者根本毫无可比性。

天权使对待上元这边总是有种俯视之感,言语中经常暗藏讥讽,正是因为他们知道,宁千世只是一个“冒充者”。

“如果我是天权使,恐怕都要骂这些人是白痴蠢货了吧?”影子从汤盆里探出头来,“万一有人杀掉那个小姑娘,棋局仙术就等于从此失传,这个损失大启枢密府未必担当得起。徐国那边没有借助此次登基大典强迫宁千世改变主意,我觉得他们已经算够克制的了。”

雨玲珑难得同意了一次影子的看法。

只能说不光是二皇子反对的缘故,乾本人的意愿也是关键之一。

“不过换作我,我也不乐意去承接什么仙术。一想到连死都不能自由的去死,还得把自己的所得全部贡献出来,这天枢使还真不好当。”

颜箐没有听到雨玲珑和影子的对话,自顾自往下说道,“因为天枢使一直处于弱势状态,七星枢密府自然会怀疑上元到底有没有能力把控全局。万一斐念使用邪祟之术为事实,还被其他枢密府知晓,后果恐怕会相当严重。”

“我懂你的意思。”雨玲珑点头,“七星的一大目的就是彻底消除世间所有的邪祟,结果自家窝里的核心成员却在擅用邪祟秘术,这简直相当于一个耳光打在脸上。”

“所以你一定要慎重的调查。安家和黑门教都有嫌疑,问题在于……他们是只拉拢了斐念一个,还是暗中布下了更多人?如果是后者,要小心他们悍然对你动手。”颜箐边想边说道,“如果陷入困境或遇到危险,可以向乾求助——百展和未凰我都不那么放心,但乾大人绝对不会向邪祟让步。”

“因为代表生机与活力的乾属之人,本身就和混沌相冲吧。”雨玲珑耸耸肩,“但你就这么相信我么?万一我也被那些邪派份子蛊惑,一箭射死鹤儿,再嫁祸到你身上……”

“然后呢?”颜箐反而笑了起来,“编不下去了吧?”

“呃——”她一时语塞。

“这证明你的良心还未完全泯灭!”影子哼声道,“居然把阴谋打到鹤儿头上,丧尽天良都不能用来形容这种人!”

“你要是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在监牢说出‘我会再看来你’之类的话来?”颜箐大方回道。

雨玲珑无奈的摊手,“好吧,我会去查的——正好在京畿我也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让他们去打听斐家的事情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不过也不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洛姑娘看走了眼,此术跟邪祟或混沌之力无关,只是某种能移形换位的坤术而已。”

“如此自然是最好结果。”颜箐望着上元城方向轻声道,“否则不管是安家还是黑门教,对大启……乃至六国枢密府而言,都不会是个好消息。”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