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对待俘虏的方法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357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当天下午,右路军也传来捷报。

徐三重的部队在安申西北边一百二十余里的地方,拦腰截断了一支想要与主力中军汇合的崖州部队。

徐游击命一支千人部队乘坐快舟直插入这支军队的侧方,与正面进攻的部队行成夹击之势。见侧翼被包,又无营地工事可依仗,崖州军几乎没坚持多久就演变成了溃逃。徐指挥随即率军掩杀,一路追击五十里,歼灭敌人三千余人,俘虏二千五,这才收队返回安申城。

由于是移动作战,虽没能像宁婉君那样取得定点全歼的效果,但崖州军损失过半,又被一路像赶鸭子般杀散,基本已可视为建制消除,不大可能再威胁到申州城镇了。

……

返回金霞的路上,乾见到了大批运送人员的平板冰船,它们首位相连,几乎一眼看不到尽头。

而船上之人一脸麻木的坐在草席上,被冻得浑身发抖,显然不像是寻常旅客。

可要说他们是犯人吧……每艘船上都搭着好几百人,估算下足有上万之多,除非是严刑酷法,申州一地里哪能出这么多犯人?

他略有不忍的找上千言,询问这些人所犯何事,得到的答案却让他目瞪口呆。

“你问他们啊……都是前线送回来的俘虏啊。”千言摊手道。

“俘虏?枢密府军队的?”

“不然呢?也没有其他人进犯申州了吧。”千言耸耸肩——别人或许会在意羽衣的身份,她却完全不放在心上。百年下来,像乾这种水平的她见过许多,其中既有人是她的朋友,也有人是她的仇敌。

但现在,只有她还活着。

“你劝阻枢密府失败的那一刻,金霞城就展开了对敌人的反击。以那位三公主的性子,能忍到对方越过边界线已经很不容易了。”她望着河道上的平板船说道,“顺带一提,这些船原本都是用来运送海鲜食物的,运人并非方家的主业。但听说前线枢密府败得太快,被俘虏者众多,已经无法正常安置,所以只能先紧急调用冰船把他们运回金霞了。”

战斗已经开始。

败得太快。

全是俘虏。

三条信息轮番在乾脑海里晃动,让他一时间竟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好。

或者两者皆有之。

难过的是他的最后尝试仍以失败而告终,想必许多人都会因这场本没有必要爆发的战争而丧失性命。而高兴的部分则在于俘虏极多,意味着战死者会相应减少,总体损失不至于那么惨重。

只是他为枢密府奋斗了半辈子,如今却要因为枢密府军队败得太快而感到高兴,这种极为矛盾的感觉让乾也一时难以有点适应。正是这种复杂情绪的轮流冲击之下,又让他忍不住产生了一种新的迷惑。

自己所看的一切都是真的么?

枢密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

还有之前也是……眼前这名看似尚未成年的小姑娘,手持一把方方正正的法器武器,就将追击自己的方士逐个击毙。其中有一个还是艮术师,死前已经用岩土包裹身躯,可下场却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乾扪心自问,即便自己是追击者,也不可能避开这种肉眼无法察觉到的攻击。哪怕不至于一击毙命,但想要反制却无从谈起。

至于那法器是什么,他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询问过。

因为乾清楚这绝不单单是一件法器的问题。

——它背后涉及到更高深的术法原理。

如果他想不出有那类方术能实现这样的效果,就证明枢密府缺失的相关知识不止是一星半点,很可能是整整一大片分支。

这一结论让乾苦涩难言。

毕竟在短短半年之前,枢密府核心成员皆认为京畿总府是启国最强大、也是最先进的力量。相较于官府,他们对人才的招揽更为灵活,相比于世家,他们的理念更能打动人心,而与这两者的斗争结果也证明了此点。朝廷自万景楼一战后再无反抗之力,世家中的感气者更是纷纷倒戈,成为枢密府的中坚力量。

那时候大家都踌躇满志,想着能建立起一个超越永朝的新兴王朝,没想到半年之后,他们就成了落后的那一方。

枢密府对朝廷和世家所做的一切,如今仿佛在枢密府自己身上重新上演。

这种巨大落差要说没有一丝一毫失落是不可能的。

无言许久以后,乾才再次开口道,“金霞城会怎么对待这些俘虏?”

“按事务局以往的做法,估计是看他们自己怎么选吧。”

“一般都有哪些选择?”

“没有特殊罪行的话,定居、工作、参军,或者是回家,基本就这几种了。”

这个答案让乾又一次愣住。

等等……他没有问错问题吧?选择回家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些人只要说想走,金霞就会放他们离开?

带着难以置信的想法,乾慎重的将这句话问出——不管如何,这个处理方法未免也太抽象了点,他实在无法想象出来。

结果对方的回答没有丝毫歧义,“对啊,就是字面意思。事务局还会发遣散费,一般两三两银子吧。”

“……”乾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了,四个选择里,只有参军在他的理解范畴之内。毕竟军队除了征兵,另一大扩充手段就是整编俘虏,这往往也是战败者最好的去处。而其他像是苦役、垦荒、为奴、甚至处决,都是常见的处置方法。他知道金霞城不太一样,宁婉君的性子也远远谈不上暴虐,但还是没料想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那公主殿下为何还要花费精力将他们运回金霞城?”乾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这笔开销并没有太多必要吧?”

既然都有归家这个选择了,那必然是绝大多数士兵的首选,花费财力人力把俘虏拉回金霞,不过是换一个地方让人家离开,自己还要赔上好几天的粮食和钱财,着实让人看不明白。如果千言所说非虚,那么原地遣散才是最省事的做法。

“你不会觉得,归家是最好的选择吧?”千言瞥了羽衣一眼,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的神情,“事实上,我过去遇见的俘虏里,就没几个会选最后一项。”

“怎么可能?”乾讶异道。

“到了金霞,你自然就会明白。”她的话里充满感叹,“我一生中见过的人多如繁星,但论起阅读人心的能力,夏凡是里面最可怕的一个。”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