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伏击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308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

床终究被狐妖霸占住了。

望着躺在地铺上已陷入梦乡的夏凡,黎心中仍有些感慨。

从结果来看,他确实没能过关,一个时辰的时间里被击中四十多次,光是摔跤吃的苦头都够他受的了。

黎对此并不意外。

从简单的感气到感知气的变化,这中间差的层次可谓天上地下,它不光需要天分,更需要日复一日的练习,直至将其变成一种本能。

她意外的是,自己第十五下偷袭时,夏凡竟然就已经有了反应。

躲开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当她出尾的瞬间,她注意到对方的身体整个紧绷起来,头也微微倾斜,所避方向正是自己拍击的路线。

这简直不可思议!

记得师父拿这个训练她时,她花了半个月左右才能捕捉到周遭那微不可察的颤动,仿佛第一次向世界睁开一只不存在的眼睛一般。

但眼前这个人类,只用了两刻钟不到。

这得需要多浑厚的基础,才能如此神速的领悟到其中的诀窍?

问题在于,她是狐妖,天生就能感气,对这种训练本身就占有先发优势。而夏凡,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他甚至没有接受过世家的教育。

老实说,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收敛,才导致他通过别的途径发现破绽。

这也使得她后来加大了几分力度。

可即使如此,夏凡的闪避动作也越来越明显,直到最后一击,他破天荒的没让尾巴把自己打下椅子,只是稍微歪了歪。

当她宣布到此为止时,他居然还上了瘾,想再多练一会儿。

黎则以明天还要除祟的理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看着他熟睡的面容,狐妖忽然有种吃了亏的感觉。

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过去,但自己却对他的过去知之甚少,除开流浪多年,有个散门修士师父以外,其余的一概不知。

她是不是也该打听一下?

比如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为自己打下了如此坚实的基础?

黎叹了口气,仰面倒在床上。

她这次来除了“保护投资”外,其实还有另一个理由,那便是确保他只专注于处理邪祟这一件事上。

她以前也经常讥讽人类自欺欺人,眼中只有利益,对隐藏在邪祟之下的邪恶视而不见,但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已没法再像过去那样轻松说出同样的话来。

因为她也和这份利益有了牵扯。

或许妖和人的差别……也没有那么大。

黎心头不由地浮上一缕失落。

不过这点失落很快便被她压了下去。

没错,她这么做的理由,都是为了早日救出师父。

至于自己的好恶荣辱,都早已掷之身后。

……

第二天,高山县果然没有出现新的受害者。

但灵火之源经太阳照射后便会失去效力,想要真正解决问题,还是得将渊鬼彻底消灭才行。

待到傍晚时分,夏凡一行人已经聚集在指定大宅中。

经过一天的准备,这栋临时被征用的房屋已经被改造成了理想的伏击地——所有家具被全部移除,不留任何一个可供渊鬼躲藏的容器;房屋四周由神判设下阵法,只允许邪祟进入,阵法未消解前不得逃脱。六人各站一个角落,形成合围圈,将渊鬼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厅堂中心;而张神判则是“主刀者”,由他负责揪出渊鬼,并给予其致命一击。

随着几个青铜烛台被点燃,大宅里总算有了火光,只是单靠这十来根蜡烛的光照,难以驱散屋内所有黑暗。房间周围仍有许多地方是一片漆黑,看得夏凡心中隐隐发毛。

特别是当火焰摇晃时,他总觉得那些同步伸缩的阴影中会突然钻出来什么东西似的。

果然……想要研究邪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这不是士考考场,会有监考官控制局面与兜底。这是一次真正的除祟行动,就算身死,也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要说为数不多让他感到安心的事情,便是同样隐藏在暗处的黎了。

虽然夏凡不知道对方是何时进入此地的,目前又藏匿于哪个位置,但只要一想到背后还有只狐妖随时等着支援自己,他便多了几分直面邪祟的信心。

“那个……请问神判,”大概是想缓解紧张气氛,魏无双忍不住问道,“既然渊鬼不畏阳光,为什么我们不选择白天设伏?”

“不畏阳光的东西多得去了,癞蛤蟆、蛇、夜猫子、蝙蝠……哪个还能被太阳照死不成?那你觉得它们为何习惯于昼伏夜出?”张神判一边捣鼓着手头的抓鬼陷阱一边回道,“渊鬼也是同样的道理,不畏惧阳光不代表它喜欢当着众人的面行凶,然后被锄头敲个四分五裂。小子,你果然是这群人中最愚钝的一个。”

魏无双的脑袋顿时垂了下去。

不忍同乡陷入窘境,夏凡连忙救场道,“可我们只知道渊鬼的大致潜伏范围,想要把它引到这里来,应该还得需要诱饵吧?”他环顾周围一圈,“现在这儿什么也没有,它真的会上钩吗?”

“饵料?”张神判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怎么会没有,饵早就已经挂在钩上了啊。”

“什么?”

“邪祟以气为生,没有气的话,它们不过是一堆冰冷僵硬的积而已。那么谁的气更多?普通人还是方士?”

夏凡怔了下才意识到对方话里的含义。

“考虑到过于强盛的气也会让目标却步,我已事先在屋子里撒过灵火粉,”张神判咧开嘴角,他最喜欢欣赏的,就是新晋方士那震惊的表情,“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弱化存在,对于方士来说,那就是最好的佐料。”

——引诱渊鬼前来的,正是他们自己。

众人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猎人和猎物本就是随时可以对调的关系——它在狩猎我们的同时,也在被我们狩猎着。总体来说,很公平。”说完他将组装好的木头器具摆在自己跟前,“呼……总算弄好了。”

“那是……一个箱子?”王任之好奇道。

“没错,也是让它无处藏身的陷阱。”张神判拔出腰间的木剑,盘腿坐下,“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便只剩下等待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