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公主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680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这家伙……不是已经走了么。

夏凡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沉,他用最后的力气捏了捏黎的手,想让她先行离开——以狐妖的身手,这儿不可能有人拦得住她,但如果非要带上自己,那很大概率一个都走不了。

希望她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黎只是将他抓得更紧了一些。

“又一个方士?”胡怀仁忍不住叫嚷起来,“下面的人呢,都是干什么吃的!警钟,为什么警钟到现在还没响起来?”

“你是说这些人吗?”上官彩动动手指。

一名披甲士兵走入房间,将一具尸体扔在地上——胡怀仁定眼望去,发现那正是自己安排的护院家丁。

他脸色不禁大变。

无论是地方豪绅,还是世家大族,养一批私丁、打手,配些刀枪棍棒都很寻常,但甲胄就不同了。一旦发现私藏盔甲,最高可按造反论处,但眼前这人的手下,竟然公然穿着一身锁甲!

简直是肆意妄为、视法纪为无物!

与此同时,下面的嘈杂吆喝声变得稀疏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刀剑相交的轻鸣,以及急促的惨叫。

这份转变无疑意味着他赖以壮胆的援兵已化作泡影。

“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胡怀仁颤抖着指向上官彩,“入侵知县府邸、袭击朝廷命官、伙同妖魔作乱,我看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要命了!”

那名士兵走上前去,对着胡怀仁抬手便是四个耳光。

下手之重,令他两边脸颊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

“你、你竟敢——”

“放肆,不得对三公主殿下无礼!”

“公……主?”胡怀仁彻底呆了,“你说这人是……”

回答他的又是两记耳光。

知县彻底说不出话来。

房间里剩下的家丁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连忙丢下武器,跪地投降。

而上官彩根本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只停留在夏凡身上。

“对不起,我来得稍微晚了一些。”

见夏凡已无反应,她才转向黎,仔细打量了一番,“原来你就是为我们引路的‘老猎户’。”

黎尾巴倒竖,术法蓄势待发——她在血鸦一战中见过对方的身手,以她现在的力量,必须得殊死一搏才有机会取胜。

“放心,我没有除妖的想法,至少现在没有。”上官彩轻描淡写的说道,“不知你能否让一让,把身后的人交给我?”

“你要把他交给枢密府么。”

“不,我想让他掌管枢密府——如果他做得到的话。”

上官彩的回答完全出乎了黎的意料。

“怎么,你觉得我花费这么多精力将他筛选出来,就是为了把他送上断头台?”她微微仰起头,“不要以为把枢密府视为眼中钉的,只有你一个。”

黎一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公主也会对枢密府心怀敌意?

“我知道你不信任我,这没有关系。”上官彩轻笑起来,“但我希望你明白,现在能救得了夏凡的,除我之外再无他人。”

说完她背着双手朝门口走去,“其实你并没有太多选择,不是么?如果你不想他因伤势恶化而死,就带上他跟我来吧。”

……

夏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身上盖着的是光洁顺滑的丝绸被,细闻的话还有一丝淡香。

不止床是如此,房间里的每一件陈设都充满舒适与考究的气息,哪怕是最简单的椅子,背靠上都刻有精美的雕花。

他来到这个时代,还是第一次住进如此华丽的房间,而这份体验只怕也是和前世拉得最近的一次。

仍未散去的乏意让夏凡想要再次闭上眼睛,但胸口和背后同时传来的一阵刺痛令他猛然回过神来。

他之前不是应该在高山县知县府邸,与一个似乎是忍者的女子进行了一场死斗么?

记忆的碎片陆续涌入脑海。

最后画面停留在上官彩出现,以及耳边隐约传来的话语。

她是……启国公主?

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狐妖呢!

夏凡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创口的疼痛如附骨之疽,差点令他摔倒在地。

不过这点阻碍并不能让他停下脚步。

他必须尽快找到上官彩,向她追问黎的下落——

“这么急,你是在找我吗?”

夏凡不由得一顿,他转头望去,发现黎正端着一盘子菜肴与热粥,从另一扇门走入屋内。

他连忙坐回床上,“我只是想上厕所来着……”

“哦?”黎将盘子放在桌上,面无表情的望向他,“原来你并不关心我的死活。”

“我——不是这个意思。”夏凡抽了抽嘴角,最终败下阵来,“行了,我确实是想去找你来着。”

黎审视的眼睛渐渐有了弧度,“嗯,这还差不多。”

“你的衣服——”夏凡趁机将话题移到了对方身上,“从哪来的?”

此刻的黎居然穿得是一件短袖长裙,而且造型风格绝非启国现行主流,倒像是前世的改良汉服。上白下蓝的配色显得端庄又不失活泼,领口处的Y字交领直落腰间,与高腰束带相接,将狐妖修长的身材衬托无疑。而蓝色的裙子并未拖地,而是离地半尺左右,将她的双脚展现出来,整体感观让人眼前一亮。

“你的同僚……不对,现在已经是公主了。她送的。”黎回道,“说是宫里的试制品,她用不上,就给我穿了。”

不对,关键不是衣服——夏凡忽然意识到,尽管衣服确实很亮眼,但真正让黎变得完整的,是那对耳朵和尾巴。她并没有掩藏自己的狐妖特征,而是大大方方展露在自己面前。

“你的耳朵……”

“反正已经被对方发现真实身份了,藏起来也没太多意义。”黎的眼睛微眯,“我记得你说过不嫌弃毛茸茸的东西吧?要是你敢说我现在这样不好看的话——”

“不,”夏凡连忙选择了正确答案,“现在的你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好看。”

黎的尾巴晃动起来,“谢谢夸奖。对了,厨房一直有准备热食,你既然醒来了,就一起吃吧。”

她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夏凡再次意识道。

不管笑容也好,态度也罢……他并不能说之前的黎不好,但有时候能隐隐感觉到,对于狐妖而言,选择和方士在一起恐怕更多的是为了解救师父。

但此时此刻,她是为了自己而活。

“对了,公主说要是你醒了,就让我立刻通知她,”黎将一碗米粥递到夏凡面前,“看她的态度,似乎是要招揽你来着。”

“噗,”夏凡差点被粥呛到,“招揽?”

“我不太懂你们人类的那些虚伪说辞跟客套关系,你自己和她谈谈就知道了。”黎缓缓说道,“不过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愿意接受。如果你想留在此地,那么自不必说;如果你想走,我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不管多高的院墙,都无法拦下一只狐妖。”

等等,这话说反了吧,不应该是我带你走吗?

但是看到对方神采奕奕的双眸,夏凡将嘴边的异议又收了回去,坦然点头道,“那就有劳你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