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云公子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332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上元城,工部百器堂。

“广平公主有信要交给云公子?你稍等会儿。”负责接待的官员验完代表身份的印章后,对送信的侍卫点点头,“请跟我来。”

“有劳。”后者拱手道。

云公子果真有名,连名字都不用提,只报下称号对方就心领神会,这至少说明该称号与此人极为相称,并得到了大多数同僚的认可。

侍卫心想,能被冠之为云,应该是个风度翩翩、出尘脱俗之人吧。

公主交付的任务十分顺利,他一路快马加鞭,逢站换乘,只花费两天时间就赶到了京畿。将密封信交给指定的枢密府方士后,他估摸着反正都进了内城,不如把秋月姑娘的信一并送掉,顺便满足下自己的好奇心,因此直接转到了工部。

而此事同样很顺利,对方不仅在六部内,还没有像其他大官那样爱摆架子,不约时间绝不接见。

看来自己的任务很快就能了结了。

穿过大堂和一条长长的走廊后,侍卫跟着前人步入了一座大殿中。

这座殿堂和他之前见过的都大不相同,地面漆黑平坦,不见台阶,而内部除了一根根立柱外,其他任何装饰都没有。在近十丈宽的大殿两侧,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例如比人还要长的巨弩,青铜铸成的圆球,巨大的冲天炮,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这些是……”

“啊,这些啊,都是工部的试做品。”那名官员笑着回道,“虽然大部分都算是失败之作,但至少能对外起个展示作用,以证明工部没有白白浪费经费。顺便一提,这乃是云公子的主意。”

“哦?失败不算浪费么?”

“当然,这些东西尽管失败了,却能给出正确的方向,毕竟不切实造出来,谁也不知道它可不可行嘛。”对方语气里有着一股掩藏不住的骄傲,“说来也奇怪,自从云公子这么做了以后,工部成功的玩意一下多了起来。以前两三年里有那么一件派得上用场的器具已经很不错了,但最近每年都有好几件,公主殿下应该也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吧?”

侍卫微微颔首,笑而不答。

毕竟交予他信件的是秋月,而非公主本人。多说意味着多错。

又走了百余步,两旁摆放的器具渐渐变成了各种木头拼出的四足动物,乍看上去像马或驴子,只不过见不着明显的头部,躯干和肚子倒是大得惊人。

就在他打量这些新奇之物时,引路官员拦住了他,“再往前便是机造局,亦是工部的核心地带,外人未经允许不得擅入,还请你在这儿等待。”

“没问题。”

见对方往前拐入一扇有卫兵看守的大门内,侍卫索性凑近了那些木头造物仔细观摩。

它们显然不是冲着“形似”而做的,但这并不代表它们粗糙低劣,事实上,他发现这东西精细得可怕,特别是四只粗壮的长腿,连关节内部都做得有模有样,仿佛真的能自由活动一般。

他试着摇了摇一架木马。

后者纹丝不动。

这玩意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沉重。

侍卫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岔了,如此死沉的东西连推着走都困难,又怎么可能自己动起来。

难怪工部会弄出这么多失败之作。

“公主殿下的信,在哪?”身后冷不丁有人问道。

侍卫吓了一跳,这人的到来居然毫无声响?他转过身,不由得一愣,“请问你是——”

“你不是找云公子吗?我就是。”对方不耐烦道,“信呢,快给我。”

这人是……云公子?侍卫惊讶的张大了嘴。

她分明是一名女子!

不过这人真高啊,几乎和他齐平,差不多在五尺二三左右。上身是一套贴身短衣加鹿皮手套,下面则是少见的皮制长裤与平底靴,不仅跟翩翩公子的形象相差甚远,衣服上还有明显的污渍。

但若说她是公子,似乎也挺相称的,一头乌黑的头发被玉冠扎成长长一束,五官挺拔而立体,眼眶深邃,睫毛修长,眉角如剑。如果稍微装扮一下,说成是俊美男子也毫无问题。

唯一彰显其她身份的,是嘴唇上的一抹胭脂,颜色不是常见的朱红或深红,而是鲜艳的梅红,宛若黑白水墨画中的一笔亮色,也令她的冷峻五官鲜活了许多。

“墨大人,请慢些……机造局内不可跑动啊……”这时那名官员才气喘吁吁的快步走来。

“墨大人?”

“本人的名字,墨云。”女子眉头已经皱了起来,“你怎如此拖沓,难不成我还有骗你的必要?”

看来此人真就是秋月口中的云公子本人了。侍卫从腰包中取出信件,双手奉上,“抱歉,下官只是想确保信能送到要送的人手上。另外,给我这封信的不是公主殿下,而是侍女秋月。”

“无妨,秋月不会没事给我写信,她要说的必然也是婉君……殿下想说的。”

这人刚才……直呼了广平公主的姓名?

看来她们俩的关系非同一般啊。

只是皇家与上位者之间的交情,他还是少打听为好。“既然信已送到,那么下官——”

“你就在这儿等着。”云公子打断道,“看信要不了多少长时间,待我写好回信你再告退也不迟。肖大人,麻烦你招待下他。”

“好咧。”那名官员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么就劳烦你再等一等了。”

“无妨,这是下官的应尽之职。”侍卫不以为意的跟上对方,“对了,这位女公子……到底是何来历?”

按秋月的说法,霸刑天夸赞其能顶一支军队,可他实在看不出这点。

“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天下巧物,皆出墨公两家?”肖姓官员自豪道。

这叫法……还挺耳熟的。他琢磨了下,猛地想起了什么,“等下,你说这个‘墨’,莫非就是把名字刻在剑身上的那个墨家?”

但凡靠身手吃饭的人,无不希望自己能拥有一把神兵利器,而流传于世间的最好武器,大抵便是墨家所制了——他们家打造的兵器,都会在醒目部位铭刻上家族的徽印,而拥有此印记的刀兵则会平白贵上许多,加上其数量稀少,仿冒品更是层出不穷,以至于真正的墨家剑反倒成了一种收藏品。

他虽然从未亲眼见过实物,但墨家这个名字却是记住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